一个虚构的存在

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深海(盗墓笔记|黑花|一篇G文-⑥大结局)

深海
文/浮生辰殇


//科幻架空/改造人和灵魂共鸣/写给《如晤》的G//

(BGM:フルール

>> [1] [2] [3] [4] [5]



[6]



与此同时,把解雨臣丢在基地附近的黑瞎子正一个人穿过空旷的议会大厅。从他进入这栋大厦开始,安保和监控系统便开始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损毁,但由于黑瞎子现在的这个身体和目前所使用的系统是同一个来源,根本就没有出现任何的警报。黑瞎子凭借着这个新身体提供的强大数据源,成功地侵入了议会大厦的系统当中,他把自己的信息重新录入到了数据库当中,让正在运行的程序无法识别出自己这个陌生的闯入者。

 

黑瞎子甚至都没有刻意去躲避大厦里面的巡逻人员,一旦遇到,那些愚蠢的执行者只会低下头去验证一下黑瞎子究竟有没有准入许可。只有当他进入到正在进行会议的区域时,才有可能会被人拦下。黑瞎子当然也明白这一点,他慢悠悠地在长廊里面溜达着,然后用自己脑袋里面的搜索器寻找着解雨臣的信号。

 

“解雨臣,你还好吗?”才刚刚重新和解雨臣联系上,黑瞎子就“看见”了飞行员的疲惫的模样,“他们对你做什么了?”

 

没什么特殊的,解雨臣尝试着重新找回自己的思维,他们搞了个东西好来解读一下我的记忆就是了。

 

“那没关系的,我悄悄地改了一点点你的记忆,在他们的调查结束以后就会恢复原状了。应该再过一会儿,议会大厦里的这些傻子们就会接到我回来的消息了。”

 

你真的要去做吗?我不觉得这样的冒险是有意义的。解雨臣把自己包进了禁闭室的被子里面,身体上冰冷的感觉似乎好了一些,但他的手还是时不时地会颤抖。

 

“这件事情如果换成以前的我们,那可能真的没什么意义。但现在我是他们创造出来的、最满意的作品,一个太过完美而会让他们产生恐惧的作品。我希望他们能足够聪明,通过你的记忆找到我。布朗斯麦海即便被他们炸平了也找不到关于我的蛛丝马迹,但愿他们不会蠢到这个地步。”

 

说真的,要是我们能自私一点就好了。解雨臣迷迷糊糊地转着念头,当然这也只是想想,不论是他,还是黑瞎子,如果真的能做到自私一点的话,当初又怎么可能费尽力气进入前线战队呢。

 

“战争多持续一天,就会多一个人成为我这样的改造品。没有人的灵魂是廉价的,也没有人应该被残忍对待。”

 

解雨臣听着黑瞎子传过来的话,没有再回应什么,在他陷入昏睡之前,想起了很久以前他们曾经一起念过的一句话:

 

灵魂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们没有世俗的束缚而相互平等。

 

而议会大厦里面,那些企图依靠战争来获得利益的独裁者们仍聚在一起,在他们的圆形会议室里,商讨着战争走向对于他们的影响。

 

这使得他们对周围环境的变化一无所知。

 

直到安全负责人员接到了来自基地的紧急联络,他们才知道,那个原本被囚禁在布朗斯麦海的改造人,回来了。

 

独裁者们知道这个改造人指的是谁,他们本能地从心底产生了恐惧,圆形会议室外面传来了陌生的脚步声,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发觉这个人的闯入。

 

“各位先生们,很荣幸能在这个会议室和各位见面。”巨大的金属门被轻而易举地取消了锁制,原本还在座位上高谈阔论的人们一瞬间安静了下来,他们转过头,看见一个黑色的身影走了进来。那个身影抬起了一只手,下一秒圆桌中央的悬浮屏幕连带着主机直接原地烧毁了,灰色的烟直白地宣告着整个仪器的报废。会议室里的每一把椅子下面都有应急的保护装置,权力中心的人们开始疯狂地敲击着启动按钮,却没有一个保护装置成功运行。

 

那个黑色的身影笑了起来:“别浪费力气了先生们,你们总是忘记我是从哪里来的。”

 

他又走近了一些,再一次证实了独裁者们心中最不愿意面对的答案。

 

黑瞎子,他回来了。

 

“我知道你们很害怕,不过别担心,我今天来不是来和你们争夺权力的。”黑瞎子伸手随便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和那些人们很近的地方,挂着一脸笑容,“你们感兴趣的权力、金钱,甚至是支配的快感,我都不感兴趣。”

 

“那你想要什么?”

 

“我现在什么都不缺。嘿,那边那位保安先生,我建议你还是不要随便乱来比较好。”他伸手摁下了桌子上的一个按钮,紧接着刚刚被他点名的那个人就悄无声息地倒在了地上,“我只是来告诉各位一个道理——”

 

黑瞎子打了一个响指,然后这间会议室里原本用来保护独裁者们的武器尽数出现,却在既定的位置上调转了枪口:每一个黑洞洞的枪口下,都是一张因为恐惧而扭曲的脸。

 

“你们创造的东西,终有一天会用在你们自己的身上。所以千万不要害怕,这是你们最成功的作品。”

 

不管是改造人还是什么先进的机器,在他们的手里,永远都是为了屠杀而存在的。

 

黑瞎子最后看了一次被鲜血沾满的会议室,笑了起来。

 

 

 

后来,战争从权力的中心被迫停止。

 

没有人能够明确地说出,独裁者们当中究竟发生过什么。他们只知道,在某一个清晨,阳光照进他们的宿舍时,整片营地迎来了一份公开广播。

 

广播里,是一个低沉的声音在说话。

 

他说:“朋友们,战争结束,去迎接你们新的生活吧。”

 

然后是巨大的爆炸声,从发声地开始,一路沿着信号电缆奔跑,传到了每一个角落。

 

从这一天开始,人们的生活又恢复到了原来的安定当中,茶余饭后偶尔会有人提起当初的战火与硝烟。街道上又重新出现了商铺,战争期间消失的那些奢侈品又飞快地重新进入了人们的视线当中。学校和医院也恢复到了平日的状态,没有了会被临时征用的恐惧,每个人都很放松

 

所有的编制和番队已经取消了。而那些一度成为传说的编号,也真的就成为了传说。部队的训练基地自然也随着这趋势而荒废,大部分的战士们都选择了回家,只有很少的、无家可归的人们还愿意留在这里。

 

但解雨臣是个例外。

 

在战争结束之前,他是以“重大任务过失”被取消了王牌的身份暂时留在前线战队的。没有实质性的任务,也没有明确的分工,偶尔会被人带走询问关于那一次失败的任务和黑瞎子的事情。

 

后来就听说议会大厦出事了,权力中心的瓦解带来的是战争的停止。编制取消的时候,有和解雨臣熟悉的朋友来接他回家,预备留在基地的战友们都在用羡慕的眼光看着他,只有解雨臣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他说不回去,也没有个解释,把朋友打发走了以后就一直留在了基地里面。战友们都不太能理解,但解雨臣毕竟是曾经的王牌,他们从来都觉得自己看不透精英们在想什么。

 

然后在某一天的晚上,基地的训练场上突然传来了飞行器引擎启动的声音。

 

有好奇的人从宿舍探了个头出来,远远地看见了一架破破烂烂的飞行器,离开了他们的基地。

 

 

 

布朗斯麦海。

 

自从黑瞎子离开了这片海域之后,渐渐地弗雷特鱼们回到了这里,大片的鱼群随着海浪的动作变换着队形,往日里死寂的海终于恢复了它原本的样子。

 

解雨臣从监视器里面看到了下面的水面,地图的定位点提示着他已经达到了目的地,然后这一次,他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小铁盒子,毫不犹豫地按下了系统保护性自我毁灭程序的启动键。

 

“系统保护性自主毁灭倒计时开始,请立刻弹出驾驶舱。”

 

“60,59,58……”

 

飞行器拖着灰色的痕迹划破了布朗斯麦海的平静,年轻的飞行员看着屏幕上面不断闪现的红色警报,最后一次向后方塔台发去了消息。

 

他并不期待还能够收到来自塔台的回信,事实上飞行器的通信功能还能不能正常运行,解雨臣都不能确定。系统开始尝试将驾驶舱和飞行器保护性分离,但每一次的尝试都被他自己手动停止了。

 

“32,31,30……”

 

解雨臣盯着屏幕上的倒计时,心里是渐渐弥散开的,淡淡的快乐。

 

“15,14,13……”

 

他伸出手,把自己口袋里的两枚金属铭牌,放在了雷达屏幕前。

 

No.1987-9X。

 

和No.076-8Q。

 

“4,3,2……”

 

然后,解雨臣闭上了眼睛,静静地等待着下降速度突然降低的瞬间。他和他们的飞行器,最终会直直地坠入了这片神秘的布朗斯麦海。

 

 

 

然后,他们将会永远留在这里。

 

再不离开。

 

 

 

—Fin.—


存档补全,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跟我说说这篇好不好看什么的……

有缘我们更新再见~



评论(3)
热度(24)

© 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