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ps(恋与制作人BL衍生|许墨X白起-情人节贺文)

Lips

文/浮生辰殇


//原作衍生/日常生活/情人节快乐//


(BGM:ノンファンタジー




——所有的改变,都是因为你的出现。

 

 

 

二月份的这一天,这个小小的城市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白起和他的同事交接好了工作上的事情,破天荒地拿过了挂在办公室门口的围巾和外套,先走了一步。

 

留下了几个颇为惊讶的警官呆在原地。

 

他们的白队长,虽然从前谈不上是个拼命三郎工作狂,但这么着急地交完班就从单位消失,也是破天荒头一次了。年轻人们相互交换了一下意味深长的目光,其中一个小姑娘从自己的口袋里面掏出了手机,指着屏幕上那个特别明显的日期给旁边的人看。

 

哦,难怪白起这么着急走。他的同事们恍然大悟,然后下一秒立刻作鸟兽散。

 

开玩笑,谁愿意闲的没事自己喂自己一口金牌单身狗狗粮嘛。

 

 

 

白起临时租的公寓并不大,在距离警局不远的一条街上,周围都是些非常精致的小店铺,看上去仿佛是个相当有生活味道地方。他裹紧了身上有些单薄的外套,转过头看见了街角那家刚刚装修完的小店今天开张。巧克力色的招牌挂在干净的玻璃上面,周围零星的撒了些装饰用的金色银色的小星星,他停下了脚步仔细又看了一眼——不得不说,这家巧克力店选在今天开业是个挺机智的想法了。

 

有已经放假的学生们穿着毛茸茸的外套结伴推开了那家店的门,门角上面挂着的小铃铛就会发出非常悦耳的声音。二十出头的店主从柜台里面跑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个圆形的小托盘,上面摆着好几种不同颜色的巧克力切块。

 

白起透过还没来得及关上的门缝,听见了店主的问题:“要来选一块巧克力送给喜欢的人吗?”他又看了看橱窗里面展示的小盒子,红色的爱心,正在绽放的玫瑰花,还有用精致的丝带打好的巧克力。店主立了一块小木牌在它们旁边,圆滚滚的字迹看上去还挺可爱:

 

“希望你们的每一天都是可口而甜蜜的。”

 

白起心底有什么东西轻轻晃了一下脑袋,小小的波澜渐渐蔓延开,这样莫名的情绪催促着他拉开了门,也跟着踏进了这家巧克力店。

 

店主当然听见了铃铛的响声,她转过头,略略有些惊讶地看着一个非常帅气的年轻男孩子走了进来。这个男孩子和她平日里接触的那些人都不太一样,浅色的短发,琥珀色的眼睛,还有本应该是软塌塌的衬衫穿在他身上却莫名得挺拔,她眨了眨眼睛,勾起了一个非常亲切的笑容:“你好,要来选一块巧克力吗?”

 

白起被店主看的还有些不好意思,他偏过头,想要装出一副正在挑选巧克力的模样,却马上被木头架子上面繁多的种类彻底给弄得乱了套。白起只好抬起手抓了抓自己蓬松的头发:“我也是第一次选,有没有什么推荐的?”

 

“是要当做礼物送人吗?”白起的反应生涩得简直惊人,这让店主小姐简直觉得不可思议——这么帅气的男孩子,怎么可能身边缺少女伴呢?难道是以前很随便地浪荡公子,终于今年要安定下来了吗?她在自己的小脑瓜里面不停地列举这爱情小说里面常见的套路,却又一个接一个地推翻了这不靠谱的猜测

 

“嗯,对。”白起为了化解自己的尴尬,甚至还伸出了手从架子上随便拿了一块巧克力在自己手里,“要送给一个人。”

 

一看就知道白起根本就没有给人挑礼物的经验,店主小姐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自己店里的巧克力,最终挑了一款和他眼睛颜色非常相近包装纸包好的巧克力:“我觉得,也许送个榛果的可能会是个不错的选择,外面巧克力的纯度比一般果仁巧克力要高一些,吃起来不会那么腻。而且……”

 

“而且?”

 

“而且,包装纸的风格和你很搭,我觉得收礼物的人应该会喜欢。”

 

白起接过她手里的巧克力,上面点缀用的烫金还有些闪,他有点犹豫,不知道那个味觉寡淡的人是不是真的能尝出来店主刚刚讲过的那么多差别。

 

旁边几个学生还凑在一起讨论到底要选什么巧克力,白起侧着耳朵听了听,那些小姑娘从巧克力的味道到里面的包装纸,甚至连外面用的盒子和搭配的花都讲究得厉害。他又低下头去捏了捏这块不过巴掌大小的巧克力,厚度倒是挺厚的,就是光秃秃抱一摞回去,看起来有点傻。

 

“不如你帮我装个盒子吧,配点花什么的。”年轻的特警终于在这个挑选礼物的小圈子里面宣告了放弃,他越听旁边那些小姑娘的话越乱套,最后索性全盘放弃,交给那个一看就很懂行的店主去搞了。而店主小姐自然乐得帮忙,毕竟装盒子选包装的时候,她还能不动声色地打听一下小小的八卦嘛。

 

盒子是店里面统一定制的深棕色的卡纸盒子,很简洁的风格,除了这家店的logo,上面还有一个小小的位置可以用来写点祝福语。她从抽屉里面找到了新买回来的银漆笔,在横线上轻轻比划了两下,抬起头问白起:“你要写点什么在盒子上吗?”

 

“你们一般都写什么?”

 

“常用的倒是很多,什么爱你啦,吻你啦之类的,可是写多了就很俗气了。”店主小姐半仰着头看着这个帅气的男孩子,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刚好能看到白起的唇线轮廓,少年特有的痕迹,还带着点男人成熟的流露。白起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不自觉地歪着头想了一下,无果告终。于是店主小姐坏心眼地在横线上面写了几个花体的英文单词,飞快地拿浅咖色的丝带打好蝴蝶结,还附赠了三朵香槟色的玫瑰花。

 

她对白起说:“过个快乐的节日。”

 

 

 

白起回到他的小公寓时,许墨已经在沙发上看了大半集电视剧了。没什么营养,开着摆在那里只是为了消遣等待的时间而已。

 

年轻的特警先生并不是特别会把自己的生活打理得特别浪漫,事实上他总是觉得那样太麻烦,又不怎么实用。于是他把巧克力和玫瑰花大喇喇地摆在了房间当中的餐桌上,许墨转过头想要和他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下子就被它们吸引去了注意力。

 

“你怎么想起来要买这个了?”许墨看到了盒子上的logo,想起来这大概是他们家门口的那家新店,玫瑰花看起来和盒子是同一个色系的,估计也是那家店里面直接搭好拿回来的。

 

白起被许墨问得有些发愣,说实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想起了这出,不过就是回家的路上偶然发现了这家店,然后就莫名其妙地走进去买了这么一盒巧克力而已。

 

“就,他们都说今天过节……”特警先生说得有些磕磕绊绊的。过节,整个城市里面的温度都没有因为今天降临的大雪而降温,街上四处都是手挽着手跑出来的小情侣,还有携手而行的老夫妇们,似乎所有人都在庆祝今天的不一样。但这对于白起来说,是个非常新鲜的经历。

 

许墨似乎也没有比他好太多,尽管作为一个天才科学家,他出众的外表和学术能力的确为他收获了很多女性的赞赏和喜爱,但许墨也不曾对谁抱有特殊的感情。

 

这是个对于他们两个人来说都非常新鲜的节日。

 

许墨从沙发上站起来,把那只盒子转向了自己这边,然后看到了那上面的英文字一下子就笑了起来。

 

“白起。”

 

“怎么了?”年轻的特警先生凑了过去,他们已经习惯了这样亲密的距离,伸出手就可以轻松地勾到对方的掌心,“你想尝一下吗?店主说味道应该不错。”

 

白起知道许墨的味觉似乎有些小问题,但那个小毛病最近好像有了好转的趋势——至少从他们的早饭当中能够发现一些端倪。而许墨拆开了那只礼盒,掰下了巧克力的一个边角塞进了白起的嘴里。

 

“好吃吗?”

 

白起眨了眨眼睛,琥珀色的眼眸被许墨看着渐渐得变成了更深一些的颜色:“唔,还不错。”

 

然后破天荒的,许墨转过头贴上了白起的嘴唇,巧克力甜丝丝的气息在唇齿之间交换,还有些榛果的香气。尽管他们平时也会亲吻对方,也会拥抱对方,甚至也会有正常而规律的夜生活。但这样突如其来的感情宣泄,对于许墨是非常少见的。白起又眨了眨眼睛,然后感觉到科学家悄悄抓住了他无处安放的手,并且有凉丝丝的东西套在了他的无名指上面。

 

“谢谢你的礼物,”许墨放开了年轻的特警先生,两个人中间的空气因为亲吻而升高到了可以融化巧克力的温度。

 

白起低下头去看他的手。

 

许墨也笑着低下头一起去看,他们额头相抵,十指交握,各自的无名指上都戴着一枚干净简洁的指环。阳光透过落地窗斜着跳了进来,打在指环上面反射出银色的光。

 

“然后,这是我的礼物。

 

“情人节快乐。”

 

 

 

至于那家巧克力店的店主小姐在盒子上写了什么:

 

Love is on the Lips.

 

 

 

—Fin.—


 

 

大家情人节快乐哇!一个上次你们提出想看的日常lovelove,不知道是不是满足要求了,但是我真的已经尽可能写了,希望即便不满足要求也不要揍我。

一如既往一个短打小贺文,以及再次打一下广告:

《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了解一下呗,表单在下面↓

https://www.wjx.top/jq/20045170.aspx



 


评论 ( 10 )
热度 ( 117 )
  1. 企鵝爪子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