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与你(全职高手|孙哲平X张佳乐|生日快乐,张佳乐)



未来与你

文/浮生辰殇


//原作衍生/部分私设/生日快乐,张佳乐//

BGM:君に花を、君に星を 



——我在未来里面写下了你的名字。

  

 

张佳乐被簇拥着站在领奖台中央的时候,有一瞬间是恍惚的。 


前一秒他和队友们还欢呼着高举起联盟总冠军的奖杯。 


下一秒全场的灯光突然熄灭,他被突然伸出的手从人群当中推了出去,站在了最前面。 


主持人在满场掌声还没有停下的时候再一次举起了手中的麦克风,周围的音响打破了整场的黑暗。 


“本赛季最有价值选手,霸图战队百花缭乱的操作者,张佳乐——!”

 

天花板上的灯在那个瞬间全数亮起,它们早就准备好了方向,好在亮起的时刻把所有的光都照在了张佳乐的身上。 


他转过头,看见身后的队友们在影子里面为他鼓掌,就好像是许多年之前那样。 


口袋里的手机轻轻地震了一下,新消息提醒的嘀声被满场的欢呼淹没到消失。张佳乐的手悄悄地钻进了口袋里面,暗灭了突然亮起的屏幕,不用看他也知道,这个时候会发来消息的,永远都只有那么一个人。 


他的队友们从来不吝惜怀抱,他们把总冠军的奖杯塞进了张佳乐的手里,然后在灯光当中再一次举起了他职业生涯当中第一个冠军奖杯。 


然后,也是最后一个。

 

这是张佳乐最后一次以职业选手的身份站在这个舞台上。 


比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一直都是联赛的固定节目,张佳乐原本有心避开记者们的狂轰滥炸,但万万没想到自己拿下了MVP这个称号,结果说什么也不可能躲在休息室里面图清净了。 


退役消息一出,张佳乐的脑子基本上就被那些记者的刁钻奇妙的问题给炸没了,回到休息室的时候他已经忘记了口袋里的手机还有条消息没看没回复呢。然后战队又是一窝蜂地扎去了当地的一家饭馆去庆功,年轻的几个小孩儿还都是喜欢起哄的年纪呢,队长和副队长谁都不是那种会放松自己的人,谁也不敢凑上去讨骂。这也就是赶上张佳乐今年退役,几个人可算是有机会小小地开一次戒,直接搬了一整箱啤酒墩他面前了。

 

所以等张佳乐想起来自己的那条短信的时候,距离收到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五个小时。他一个人在宾馆的房间里面转悠,酒被灌得有点多,说真的谁都没想到最后韩文清和张新杰也凑热闹一人拎了一瓶酒跑过来灌他。电视被他无意间摁开了,不知道是个什么地方台正在播着蹩脚的小品,一男一女正在因为一条暧昧的匿名短信吵得不可开交。张佳乐这才想起来他还没有给孙哲平回短信,于是迷迷瞪瞪地踩着拖鞋四处找他的手机,刚刚冲过澡的头发还湿漉漉得往下淌水,落在浴室的瓷砖上头就成了绝佳的陷阱。

 

于是他在一脚滑倒在浴缸前的那个瞬间,总算是从尾椎骨的疼痛当中清醒了一下,总算在自己的那堆脏衣服里面摸到了手机。

 

点亮屏幕以后看见孙哲平三个字大喇喇地挂在未读信息那里,张佳乐本来想回个消息,但一错眼看见了右上角的时间,改了主意一个电话就打了过去。

 

孙哲平自从去了义斩战队之后,虽然也算是复出的职业选手,但职业生活的自由程度远比其他战队人员要大上不少。因为手伤的缘故,他除了保证日常训练和赛前的小幅度加强之外,更多的时间都是在为楼冠宁他们几个制定新的训练方案。所以自然而然的,他如今也就能有点空闲时间溜达出来。

 

接到张佳乐拨过来的电话的时候,孙哲平刚刚从超市溜达出来。

 

“喂,你终于看见手机了?”这个点敢给他打电话的,孙哲平同样也知道,除了张佳乐不会有其他人了。电话那头的人说起话来舌头绕了好几个结,一听就知道是喝多了。孙哲平看了看身后的超市,转身又走进去找服务员要了两大瓶矿泉水。

 

张佳乐在电话那头给孙哲平念叨白天的比赛和晚上的饭局,拖鞋因为把他滑倒了于是被泄愤一样摁进了垃圾桶里面,他现在赤着脚在房间里面找冰箱,拉开门想看看那里头是不是有免费提供的饮用水,结果发现这玩意连电源都晾在外头落灰玩儿。孙哲平在电话另一头心不在焉,酒劲儿一上来张佳乐差点直接把电话掐了。

 

“你在宾馆?”孙哲平那边摸了十块钱给人家柜员,拎着新买回来的那两瓶子水就往外溜达。

 

张佳乐现在脑瓜子基本等于浆糊,听见孙哲平问他是不是在宾馆,居然脱口而出:“对啊,你要不要过来,咱俩接着喝。”

 

孙哲平这会儿功夫就已经走到宾馆楼下了,他来之前就打听过霸图他们落脚的宾馆了,楼冠宁打听消息的本领随着在职业联盟摸爬滚打的年数也是逐年精进,不用孙哲平开口,房间号都详细得令人咋舌。

 

张佳乐从前的时候也不怎么常喝酒,还在百花的时候是队长,每天被经理提醒要给下头的队员们当榜样,只有打完比赛的晚上,偷跑出去找已经退役的孙哲平,开两瓶啤酒能喝仨小时。后来他心灰意冷地退了一次役,每天窝在家里面抱着垃圾零食当仓鼠,开个小号天天玩“一只手虐菜鸡”的把戏,也不怎么沾酒。偶尔喝多了,旁边也肯定拽着孙哲平给他收拾烂摊子。复出以后到了霸图,一个韩文清一个张新杰,张佳乐只有失心疯了才会当着这俩人的面儿喝酒。所以现在一下子彻底松懈下来了,张佳乐整个人就跟孩子似的,举着手机坐在床边儿上翘着脚哼歌。

 

他完全没想到孙哲平真的会出现在这座城市。

 

房门被敲响的时候张佳乐还以为是隔壁房间同战队的小孩儿们过来瞎胡闹,他站在门口还硬生生思考了三秒钟只裹着一件睡袍是不是太伤风败俗这个问题,但张佳乐转头想起来韩文清有一次念叨霸图早些年条件还没现在这么好的时候,一群大老爷们可都是一个澡堂子里面搓澡,又释然了。

 

结果一拉开门看见孙哲平左手一个大塑料袋,右手勾着两大瓶矿泉水,脖子一歪和肩膀中间夹着手机听自己打过去的电话。

 

“孙……孙哲平?”

 

张佳乐这会儿脑袋里面都是酒,条件反射就以为是闹鬼了要关门。孙哲平先一步摆了只脚进来,他的手受过伤,虽然日常生活没什么影响,但是拎着么老沉的零七八碎就是个正常人也得嫌累。塑料袋贴着墙角就放过去了,另一只手里的水放在门口的台子上一瓶,剩下的一瓶直接就塞进张佳乐怀里了。

 

毕竟,张佳乐人生当中有限的几次醉酒经历,都有孙哲平在旁边陪着。这个人酒喝多了就想找水喝的毛病,他再清楚不过了。他迎着正在发呆的张佳乐走了过去,路过了没来得及关上门的浴室,被里面狼狈的景象小小地吓了一下,目光再转回到张佳乐身上的时候,不经意间看到了那个人裸露在外的手肘上有一小块青紫。再向上看去时,进入眼睛的最先是被酒气蒸红的嘴唇,孙哲平在那上面停顿了短暂的一个秒点,又飞快地刻意忘记掉了这件事情。

 

“你不是让我过来陪你吗?”孙哲平伸出手把现在晕乎乎的冠军摁到了床上坐着,看着张佳乐连个反应都没有,索性拿过了矿泉水瓶,体贴地帮他拧开又塞回到张佳乐的怀里面,“别傻着了,喝点水。”

 

宾馆房间里面七零八落的全是障碍物,比赛时穿的队服,被打开之后找洗漱用品的行李包,不知道踹到哪里的包装纸和手机充电器——和醉鬼是不能讲道理的,孙哲平叹了口气,认命地来解决掉这些东西。

 

“你怎么找到这儿的?”张佳乐看着孙哲平替自己收拾行李,一下子就笑了起来。看起来就好像是许多年以前,他们还一起出去打联赛,为了省钱挤在一个破破烂烂的快捷旅店,相互嫌弃着对方的行李又多又破烂,闹到最后也是这样全都由孙哲平去收拾。

 

只是时光从来都没有在他们的眼前停下来过。

 

孙哲平从旁边拖了把椅子坐下,过了三十岁之后的男人已经完完全全都是成熟的味道了。他所经历过的人生都变成了沉淀在骨头当中的痕迹,年少时那种张狂仍然还在,但却多了隐隐的控制欲。“这么多年了,联盟的固定旅馆不还是这么几家吗?”孙哲平关注的重点并不是这些有的没的闲话,而是张佳乐突然间宣布的消息,连他不曾提前知晓的消息,“你怎么突然决定退役了?”

 

张佳乐歪着头看着孙哲平,半天没说话。

 

他们从还是少年时就认识了彼此,错过了本可以抓在手里的巅峰,又在沉默当中分开了一些时间,而当张佳乐觉得他们终于可以有机会再靠近一些的时候,孙哲平却后退了一步。这或许听上去一点都不真实,但先拉开距离的人,的确是现在这个追过来的男人,就在他们久别重逢之后。

 

张佳乐跟着霸图去B市打比赛的夜晚,和孙哲平坐在空无一人的破花园里面吹冷风。他无数次想要开口说的事情,却一再被对方的犹豫神色打断。拖拖拉拉就到了现在这么一副尴尬的境地,硬要去分辨的时候,已经不能再那么自然地把最身边的位置留给对方了。

 

“想有点自己的时间吧,规划一下未来,”张佳乐灌了一大口冰冰凉的水,“我又不是叶修和韩文清,打不了一辈子荣耀的。”

 

“那你退役之后想好做什么了吗?”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一点形象都不顾及地向后躺倒,衣袍的绳结有些松,赤裸的皮肤便若隐若现。他一直都不是圣人君子,又不甘于这样就打破了好不容易维持住的平衡,只好错开了原本落在张佳乐身上的目光,但他忽略了张佳乐的眼睛——那个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就连那一瞬即逝的深情也是。

 

“去你们义斩门口开个螺蛳粉店怎么样?粉丝效应我应该能挣不少钱。”

 

“张佳乐你对自己的厨艺可能有点错觉。”

 

“老林退役之后开了个书店也没见人天天追着说他是文盲啊?”张佳乐有点不服气,螺蛳粉怎么了,当年偷摸在百花食堂里面煮的螺蛳粉,你孙哲平不是也吃得挺开心吗。

 

“书又不能吃。”孙哲平一听就知道张佳乐这会儿脾气上来了,这个人在别人面前性格还算得上不错,唯独当着孙哲平的面儿,什么都出来了。他也不想这时候把张佳乐弄得不痛快,于是话锋一转,“没跟你开玩笑,退役之后的生活想好了没有?”

 

“大孙。”

 

张佳乐没有去正面回答孙哲平那个问题,而是久违地念叨了一句当初他给孙哲平的称呼。

 

“我想定下来了。”

 

他们两个人不能永远都这样不上不下地吊着对方,一个向前走一步,另一个就一定会退后一步,停停走走,距离却丝毫不见缩短。张佳乐知道孙哲平是尚不满足的心在作祟,这个男人从年轻的时候就比他还要强,当然这并不是什么坏事,但有的时候就会成为绊脚石。张佳乐觉得这也许是自己的错误,他似乎从来没有和孙哲平认真地这个问题。

 

如果让他选一个最喜欢的孙哲平,可能并不是能打出繁花血景的当年,而是刚刚好的现在。

 

不过,现在告诉他,好像也不算晚。张佳乐眨了眨眼睛,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那些早就在计划好的未来,他们都在的未来。

 

才洗过澡的联盟MVP根本不顾及孙哲平此时此刻兴许是一身的尘土,坐起来伸手就把椅子上那个人也拽到了床上一起躺着。孙哲平被他弄得有些发呆,一时间居然真的就被张佳乐扯到床上了。

 

“你是不是一直觉得手伤了就废了,其实就算不是每场比赛都能出场……

 

“你也还是你。”

 

张佳乐没有转过头去看自己身边的男人,有些想说的话当着面讲的话就会觉得非常不好意思,他平躺着看着因为时间而发黄的天花板,絮絮叨叨:“你这个人,当初豪言壮语就差全世界都知道了,现在搞成不上不下这幅鬼样子。孙哲平,你既然什么都不说,那就只能我来了。”

 

“等从霸图的手续交接完了以后,我就去找你吧。”

 

“大孙?”

 

但没有回答,张佳乐在这长久的沉默当中臣服在了酒精的支配下,眼前的灯光变得模糊,甚至还在摇晃。

 

没有人能明确知道这一刻的他们是否会错了彼此的心意。有胸腔里的冲动一点点变凉,后悔的枝桠抽了新枝。说出口的话甚至想要重新吞回去,没有得到回应的感情最好的归宿就是不见天日。

 

张佳乐想要说些什么打破这个令人窒息的时空。

 

但下一秒,有炙热的火焰抓住了他的手。那个人终于被逼到了死角,张佳乐在闭上眼睛前心里轻轻地雀跃了一下。

 

然后有一个和当年一样生涩的亲吻落在了他的唇上,是想要的回答,是这么多年弯路的终点。

 

是终于能够并肩前行的一个新的起点。

 

 

 

—Fin. —

  

谢谢月月 @魏安斜教的小姑凉 这次带我一起给张佳乐庆生,终于赶上了一次乐乐生日也是很幸运了。
另外这也是多年前答应要写给我们乐 @茶乐 的双花投喂。


这大概就是个两个成年人对于谈恋爱和共同生活挣扎矛盾的一个小小的插曲,他们终究还是要在一起的(你。
这对真甜啊,怎么写都能HE的错觉。
如果能大家也觉得这是篇很温暖的文就太好啦,谢谢各位看到这里啦。


最后,张佳乐,生日快乐呀。
24号我要去看大孙给你订制的生日大屏幕啦~❤

 



评论 ( 8 )
热度 ( 1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