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虚构的存在

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皮囊(恋与制作人BL衍生|许墨X白起-2.1)

Scars Keep In the Neurocyte/皮囊

文/浮生辰殇


//原作相关架空/关于灵魂的声音与自我毁灭//


BGM:Skin


【第零章·Title Card】

【第一章·编号0762】



【第二章·Dionysus】

 



——他的箭矢上缠绕着常春藤,穿过葡萄神酒的涟漪,踏着风与云,在圣山之上点燃了火焰。*

 

 

 

许墨带着白起回到了他的研究所。才刚刚从麻醉中清醒过来的年轻人,还没有办法像从前那样步步生风。他被安排在一辆非常舒适的轮椅里面,路线早就被设计好,轮胎无声地转了起来,在许墨身边缓慢地前行。

 

从实验室出来,再到许墨自己的研究所有长长的一段路程——狭窄而又缺少阳光的一段通道,周围都是紧闭着的门,门口的金属名牌都是空白的,白起转过头去看,根本猜不出来门后面的世界。

 

偶尔有一扇很小的窗嵌在墙上,窗外的阳光很好,大喇喇地在通道的地面上画一个四边形。白起的头脑转得很慢,他在路过第三个小窗时才终于成功地追着阳光的轮廓看到了外面的天。

 

一闪而过的蓝天。

 

这对于白起来说还有些茫然,刚刚从实验室出来的他,就仿佛是新生的幼儿一样——这周围一切都是新鲜的,陌生的,甚至令他不由自主会有些慌张和害怕。他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自己记忆的缺失,在阳光消失后的那长长的走廊里,白起转过头注意到了身边穿白大褂的男人,他当然已经不记得那是许墨了,但却仍旧觉得莫名的安心。

 

他并不知道走廊尽头是什么地方,但凭借着本能,白起还是觉得现在开口甚至于大吵大闹并不是个特别聪明的想法。万一把身边这唯一的一个人也弄得恼火了,他可真的就是只能原地发傻了。

 

走廊的尽头有一扇巨大的铁门,门两边有穿着制服的人看守。他们走近的时候,其中一个人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张卡,为他们打开了门。白起转过头又看了一次身边的许墨,当然对于现在的白起来说,这可能只是个“普通医生”罢了。他的医生这一次走到了白起的身后,暂停掉了轮椅自带的导航模式之后,推着白起进到了里面。

 

和白起想象得完全不一样,那并不是一个狭小的房间。

 

铁门后面的空间非常大,圆形的中央厅,旁边是扇形的房间,大厅尽头是原地休息的电梯,应该能通向更高的地方去。他的医生给他准备了一间独立的房间,不大,但是需要的生活用品都有。白起看着书桌上的木头相框,里面空落落得什么也没有,就好像是现在的自己,脑袋里面一片空白。

 

“嗯……”白起试图说点什么,但话到了唇边就被卡住了。

 

许墨原本是要离开的,却被白起的声音钉在了房间里。他转过身,看着坐在床边还有些茫然的白起,淡淡地勾了一下嘴角:“怎么了?”

 

“你是谁?”

 

白起觉得之前自己对于许墨的认知可能有些误解,尽管这个人穿着白大褂,尽管一路来都是非常智能的轮椅在帮助他前行,但许墨看起来不像个医生,他这个小房间也不像是病房。

 

“你是想问我的名字吗?”许墨靠近了几步的距离,稍稍弯下了腰看着白起,“Ares,这是我的名字。”许墨并不是喜欢冒险的人,至少他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选择。白起现在的记忆还留存有多少,是一个未知数。未知就意味着是变数,更何况许墨并不知道实验的详细内容,贸贸然给出一些信息,也许会适得其反。

 

而Ares,是他在这个世界里的代号,一个安全的又没有什么感情投入其中的保护壳。



—第二章·To Be Continued—


*注释:

他的箭矢上缠绕着常春藤,穿过葡萄神酒的涟漪,踏着风与云,在圣山之上点燃了火焰。

化用自古希腊神话中Dionysus的诞生。




全文节奏都不会太快,这是一个很慢很慢的自我毁灭过程。然后想尝试一种新的写作风格,章节不多,但每一个章节都是相对独立的一个阶段,连接在一起是一个完整的故事。

如果喜欢这个故事的话,希望可以在评论里面和我聊一聊。最近似乎也没什么人看这个墙头了,再一次进入了寂寞期,果然还是很无聊啊……无聊到想干脆写成大纲文发了算了。





评论(27)
热度(42)

© 一颗包治百病的胡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