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 so Sweet(全职高手|喻文州X黄少天|①)

Love so Sweet

文/浮生辰殇


//现代架空/荣耀综合医院/是LOVELOVE的那种HE//

BGM:Love So Sweet-嵐



——遇见你,已经花掉了我全部的运气呀。

 

 

 

[1]

 

喻文州是踩着七点钟的尾巴进的家门,刚刚拧开门就闻到了从厨房跑出来的浓郁的香味。

 

“喻教授回来啦!”和上班时候一般无二的年轻人挂着没有系带子的围裙两步跳进了客厅,举着圆形的汤勺笑眯眯地看着他。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黄少天开始喜欢这样喊喻文州了,最开始的时候喻文州总有一种黄少天在开嘲讽的错觉,后来才发现这个人只是喜欢这样奇奇怪怪的称呼,他说这样有“意思”。

 

“嗯。”喻文州脱掉了自己的外套,跟着黄少天进了厨房。然后他卷起了自己衬衫的袖子,一边洗手一边洗着堆在水池里的那些圆滚滚的土豆。

 

这是从他们两个成为室友时候就保持下来的小习惯:如果有时间,晚饭就是两个人一起做。

 

喻文州透过厨房里氤氲的水汽看着正拿着汤勺搅和的黄少天:这个一边做饭一边唱歌的青年,不管怎么看,都会让人产生一种羡慕向往的感觉,即便是现在,也是一样的。

 

这样的冲动在这个足够私密的小世界里面并不需要克制。

 

喻文州把手里的土豆都搓得干干净净之后,把它们丢进了筐里面,然后在伸手把筐推到黄少天面前的同时,还附赠了一个突然而至的触碰。

 

唇贴上脸颊的触感让黄少天一秒钟大脑放空,前后呼应的歌词瞬间就变成了叽叽喳喳的小鸟,扑棱着翅膀就飞走了。他手里的汤勺就仿佛是被胶水粘在了锅底一样,根本就不动了。

 

“哇,喻文州你今天怎么了?领导聘你当主任医师了吗难道?不对不对,上个月才刚刚述职评选过,文州你明明还是副主任的。还是你发SCI了?也没有啊我最近没看你挑灯夜战〇度翻译啊,不可能是发文章了。还是……你背着主任收红包了!说吧,收了多少?我不举报你!”

 

黄少天当机三十秒的大脑在重新恢复工作以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机关枪一样的语言进攻,喻文州看着黄少天一下子变成红色的耳朵,差一点就没忍住笑了出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以来特别有人气的帅哥在这种时候总是会先一步害羞,要不是喻文州是难得主动的那种类型,恐怕每天就看黄少天在那里毛手毛脚慌慌张张的样子,也是个不错的乐趣。

 

而事实证明,打扰厨师做饭是会影响菜品的质量的。

 

至少对于黄少天来说是这样的,两个人对着桌子上那盘阵亡的呛炒“碳”菜,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

 

但这并没有影响喻文州今天格外的好心情。

 

按照往常的套路,喻文州在晚饭后是会安排大块的时间去看相关的文献和手术视频,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他一不小心收了好几个病情比较复杂的病人,更是整宿整宿地熬夜查资料。但今天晚上喻文州并没有去翻他锁在书柜里的大部头,而是先去洗了个澡,然后举着毛巾一边擦头发一边看窝在沙发上面打网游的黄少天在那里大杀四方。

 

喻文州看了两分钟,站在黄少天身后问了一句:“虐菜好玩儿吗?”

 

“不好玩儿……”打得正兴起的年轻大夫说了前半句才反应过来这个对话对象有点不对,手上的动作没停,半转过头用余光扫了一下身后的影子,“不对啊喻文州,你今天这么闲吗?”

 

“恩,今天是比较闲。”喻文州老神在在地晃了一下脑袋,然后坐到了黄少天的身边。

 

两个人的大腿之间只隔着薄薄的家居服料子,体温之间零点几度的差别被无限制地放大着。黄少天原本就没有特别认真地在打游戏,这下子更是非常自觉地开始心猿意马起来,他看着屏幕上直线下降的血条索性强退了游戏,然后“啪”得一声合上了自己的笔记本,转过头来看着身边的喻文州。

 

“恩?”喻文州原本看热闹看得正开心,他难得能这么放松一天,其实也有点不知道干点什么。

 

黄少天二话不说抬胳膊就勾在了喻文州的脖子上了,一面把自己的小电脑推到茶几上面,一面凑近了看着自己的同居人:“喻教授今天有什么好消息要分享一下吗?”

 

喻文州眨了眨眼睛,他看着凑近自己的年轻人,感觉心跳得比平时要快了不少。因为工作的原因,他们两个人并没有太多像今天这样的机会。所以才会觉得心脏跳得越来越快,连带着脖子后面那一小块皮肤仿佛要燃烧起来似的。喻文州转过头,更近一步地贴近着黄少天:“少天,下个月我可以出专家门诊了。”

 

“那很好啊。”年轻人毫不掩饰自己的开心,他凑上去轻轻咬了一下喻文州的唇,弯着眼睛看着马上就要升级成为专家的青年医生,“喻教授想要点奖励吗?”

 

毕竟在医学界,不论是在哪一科,能成为独当一面的专家,都是极其不容易的。

 

和一入职就得到老主任赏识的黄少天不一样,明明也是同一年入职的喻文州,在他的职业道路上面走的一点都不顺利。也不知道是不和老主任的眼缘,还是真的因为刚上班时喻文州没有表现出和黄少天一样的天赋,大外科的轮转结束后他就被主任直接发配去了两腺外科。倒不是说两腺外科有什么不好,但和主流的胃肠肝胆甚至是移植外科一比较,他们医院还是会认为这是被边缘化的一个分支。不少人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发配过去的,所以除了喻文州,别人可能在工作上并没有那么大的激情。

 

相比之下,黄少天的发展就好的太多了。先是被送去移植外科练了一年多的基本功,然后从移植外科一调回来就被老主任亲自带在身边做肝胆外科的各种高难度手术。要不是黄少天和主任从各个方面看起来都没什么亲属关系,说出去这是亲儿子都有人信。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作为喻文州的同居人,黄少天最知道他走到今天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什么挑灯夜战连轴转都不算是事儿,喻文州最疯狂的时候是带着他手下的住院医干了好几个通宵,最后就连那些有替换的小大夫们都扛不住了,喻文州还能稳稳地站在手术台前,捏着他那两把精细操作的工具做手术。后来还是黄少天看不下去了,直接杀进手术室,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就等着喻文州干完最后一台手术,直接把人揪回了宿舍里面。强硬地把人塞进被窝以后,监视了不到十分钟,喻文州就已经睡死过去了。不过也是托那一阵的福,喻文州那一年凭借着基本上可以用“可怕”来形容的手术量和不比手术逊色的论文,一下子跻身进入了两腺外科的专家行列里。

 

熬到今天,喻文州也算是熬出头了。

 

“来吧,喻教授,我们来做点开心的事情庆祝一下。”

 

黄少天看着和自己凑在一起的喻文州,低下头去,用牙齿轻轻地摩擦着青年人略微有些发干的嘴唇。

 

 

 

—TBC—



下一章NC-17预警(虽然就是点儿肉渣……



评论 ( 4 )
热度 ( 76 )